欢迎访问安徽搜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我们多年专注网络推广服务。
网站优化一站式服务
推广热线:
18855106346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营销资讯
百度不需要用户
发布日期:2020-12-15     浏览次数:76
技术改变世界,移动互联改变百度。

最近,百度发布了截至 2020 年 9 月 30 日未经审计的第三季度财务报告。百度几十个移动应用,但在财报只展现了百度 App、百家号、智能小程序的定量数据,而这些数据基本是被其他巨头“吊打”。

1582294835880506.jpg

作为王牌,百度 App 月活跃用户数为 5.44 亿。相比之下,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市场移动月活跃用户达 8.81 亿;腾讯微信及 WeChat 的月活跃帐户为 12.1 亿,QQ 的智能终端月活跃账户数为 6.17 亿;而拼多多 Q3 平均月活跃用户也达到了 6.434 亿。

“夯实移动基础、决胜 AI 时代”,李彦宏在去年发布的内部信中总结了百度的核心战略。目前来看,已经 20 周岁的百度,的确需要夯实移动基础。


要负责的是商家

“有事找度娘”,搜索毫无疑问是百度手里的一张王牌。百度解决了搜索效率问题的同时,也拥有了巨大的流量展示权。百度依靠自己的流量优势,采取竞价排名等方式向商家收费。

这是一个说得通的商业模式,谷歌搜索也是如此。只不过,这将百度需要负责的对象更多地变成了商家,而非用户。商家可以通过提高费用的方式,提出在什么时间段内展示什么内容、要有多少点击量等具体要求,通过打广告赚钱,而百度就要想办法满足商家的这一诉求。

在灰岩今融创始人冯敏看来,如果出于对用户负责,百度在与商家签订合同时应对商家资质进行审核,并建立一套完整的标准体系去考核商家。但实际情况是,商家虽然需要提交国家要求的证照资质等,但远不能像食品厂商那样对供应商有套严格的考核体系。某资深市场总监向 InfoQ 表示,从业以来,在百度上投放几乎没碰到过什么门槛。

“当时的百度只有两个核心部门:技术和市场。技术把握互联网流量的入口、市场负责把产品卖出去,这就已经完成了商业闭环,中间基本不需要运营。“在百度工作了 5 年的前员工张业(化名)告诉 InfoQ。

作为流量入口,百度几乎高枕无忧,加上后来百度最大的竞争对手谷歌退出中国,百度跟阿里、腾讯比,日子轻松不少。但“蜜罐”里的百度忽视了移动互联网的趋势,而这个趋势在 2000 年时候便有了苗头。

2010 年,iPhone 4 的发布彻底打开移动互联网的大门时,很多公司已经提前有布局。而百度却一直等到了再不做就要“死”的时候,在 13 年才正式开始移动化转型。而且当时的百度只是做搜索的移动化,转型成功的标准是移动搜索量大于 PC 搜索量。

当然事实证明,这样是不行的。移动互联网不仅解决了搜索能解决的效率问题,还带来了新的娱乐消费方式,而这才是移动互联网的想象力。腾讯主要在游戏、文娱和社交上布局,阿里主要在电商、金融和文娱布局,这些都是深入用户的场景,各种 App 迅速崛起。

在最为焦虑的 2013 年,出手阔绰的百度一口气收购了 10 多家公司。首先是以 19 亿美元高价收购 91 无线,创下了当时互联网收购的记录。也是在 2013 年,百度以高达 3.7 亿美元的重金收购了视频平台 PPS。同年 8 月,为抢占生活服务市场,百度向糯米网战略投资 1.6 亿美元,成为其第一大股东。次年 1 月,百度收购人人网所持的全部糯米网股份,并在收购后又拿出 200 亿抢占市场。

“钱应该花在维护自己的护城河上,但百度在这方面却没有太多投入。”张业说道。

除了用收购和投资缓解转型压力,百度自己也在不停开发 App,但这些项目多以失败告终。这变相加剧了公司对搜索等业务变现的依赖。

image.png

百度现金流情况变化,数据来源:百度财报

据张业回忆,14、15 年的时候,知乎、B 站等各大平台都发布了激励计划去抢优质创作者,而百度社交平台贴吧提出的目标是商业化,即将部门的核心 KPI 定为收入。“大家都在抢用户、做流量积累,而 Leader 们却要做变现,这跟用户体验是冲突的。”张业说道。

当变现变成考核指标时,一线员工只能考虑如何通过各种手段满足数据指标,进而忽略用户在接收到这样的服务时的厌恶。在张业看来,这种策略也导致了后来直接将百度拉入深潭的“魏则西事件”。


做决策的是技术

长久以来,百度的商业思路很简单:生产和买卖,却忽视了对“人”的关注。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搜索不再是制胜点,而是和其他 App 一样的产品,深耕运营和用户才是决胜关键。

腾讯的赛马机制将项目成立与否的决定权交到了用户手里,而百度则是交到了技术手中。在“重技术、轻运营”的百度,产品的主导权和优先权在技术手里,产品和运营的立项话语权相对轻很多。如果是在 PC 时代,这无可厚非,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这就有很大的问题。

“百度整体的思路还是老一套,总觉得我只要占住一个流量入口就可以怎样。他们忽略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‘用户’概念越来越重要,企业面对的不单单是数据,而是一个个有真实诉求的人。”张业说到,“那个时候的百度,没有这样的文化,也没有这样的人才储备。”

如果说阿里有张勇、腾讯有刘炽平,那百度现在就缺少一个可以带领其走出困境的“ Super Leader”。

曾经最有可能成为这个“ Super Leader”的人是陆奇,但在任职一年多后,陆奇选择了离开。去年,百度“14 年老臣”、高级副总裁向海龙毫无征兆地离职,一度造成了百度高管断层,而离开百度八年之久、声称来解决百度问题的史有才虽然回归了,但却在今年被警方带走。

冯敏评价称,百度的经营模式是在透支它的商誉,这种牺牲长远利益换取短期利益的做法必然会在内部掀起讨论,这时便会出现公司内部矛盾。一切外部矛盾的爆发都是内部矛盾长期积累的结果。

内部矛盾无法协调的直接体现就是高管层的频繁迭代。有数据显示,从 2010 年开始,百度平均每年都有两位高管离职。去年下半年,百度中层出现断层,有近 20 位总监离职,大约占百度总监级人数的 20%。

在百度内部,员工如果有好的想法和创意是可以提出来的,但实现过程中能得到多少资源,考验的是员工的内部斡旋和讲故事的能力。

“很多优秀的项目经理,精力最后都花在了内部消耗上。这种争斗不是说传统的那种办公室政治,而是那种‘我要让我的项目看起来比你的好,获得更多的内部资源支持’。”张业说道。

在百度,要上线一个产品需要经过评审、立案、产品原型等程序,对于一个庞大的互联网公司来说没什么,但与创业公司比还是重了些。而且当每个 Leader 的出发点不是百度整体,而是为了让自己的职业生涯锦上添花时,对于已经在负重前行的百度来说,只是又增加了一道负重。


追赶的动力是对手

移动互联网领域,慢人一步的百度总是在追赶,但结果总是略显狼狈。字节跳动在 16 年发布抖音,百度在 17 年发布好看视频,18 年又发布了全民小视频。但好看视频和全民小视频两个 App 加起来也不敌一个抖音。

百度的追赶逻辑还是看别人是否赚钱,而非用户需求。

当年百度不惜斥巨资兼并糯米来发展 O2O 领域,但却在 2018 年选择退出本地生活市场。而今年,本地生活领域再次爆发,百度随后上线了“服务中心”,包括医疗健康、快递服务等 9 个固定入口,覆盖便民生活、吃喝玩乐、旅游出行三个板块。在出售百度糯米和百度外卖后,百度开始重拾“本地生活”业务。

反观阿里做淘宝电商,期间发现了用户的支付问题然后开始做金融,这就有了支付宝,之后再通过投资将业务延伸到其他业务上。腾讯业务逻辑亦是如此。

“当一个企业强到足以用现金在某行业横插一脚时,入股、收购等资本运作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不一定非要自己去做业务。”冯敏表示。

百度当年最大的优势是什么?商誉。冯敏认为,当各种 App 崛起的时候,如果百度一方面能维持好用户的信任,另一方面将各种小平台连接起来纳入自己的大平台中,或许是将搜索业务做大做强的一个契机,进而可以摆脱对竞拍排名的高度依赖。又或者,百度如果能提前看到 App 过多给用户带来的负担,绕过 App 转而开发类似小程序这样的产品也会是一个机会。但实际情况是,小程序这件事被腾讯做了,现在百度 App 里也有类似小程序的应用,但还是扮演着跟进的角色。

“百度盘子太大,什么都能做。当什么都能做的时候,感觉就没有一个具体、明确的方向,只能看对手做起来了自己才跟进。”张业表示。

追风口并没错,但百度往往是在用户已经在竞争对手那里养成了行为习惯时入场,这时候市场留给它的空间已经不多了。

“并不是百度多差,而是这个时代太快了。”张业说道。

当然,百度现在仍在追赶。据 Tech 星球报道,今年百度执行副总裁沈抖的 OKR,除了要保持在搜索和信息流等既有赛道上的地位,还要在健康服务等创新赛道上做突破,在连接人和信息上有更多创新产品。

离 AI 还有多远?

失去风投机会、做了很多无意义追赶、搜索业务现天花板后,百度必须要寻找新的增长点。陆奇给了百度一个新方向:人工智能。百度在 2010 年开始研究人工智能,到 2017 年正式将人工智能提升到战略地位的高度。

AlphaGo 下一场围棋就要耗费 3000 美元电费。即使不考虑 CPU、GPU 等硬件的购置费用,光是运维这些硬件的成本就很高。目前,百度的 AI 业务可以分为三大部分:DuerOS,Apollo 和智能云,每一项都需要长期大量的投入。

image.png

百度研发费用占比,数据来源:百度财报

近几年,百度的研发费用占比一直在上升,尤其是最近三年都保持在 15% 以上水平,这在国内互联网公司里算得上是较高的投入了。而对于人工智能的投入上,李彦宏在《智能革命》自序中写道,研究投入是根据需求来的,“需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。”

但人工智能不是一个可以短期内看到盈利的事,所谓“没有上限”的投入,并没有给百度带来可以“东山再起”的资本。Q3 财报显示,百度核心业务收入为 31.5 亿美元,其中,在线营销收入 27.2 亿美元,而非在线营销收入 4.34 亿美元,主要受云服务的增长推动。

在一定程度上,可以说百度是在“用搜索养 AI”。但即使搜索这个“现金牛”再厉害,也快扛不住了。

某互联网猎头告诉 InfoQ,最近几年,百度一直在节流,能亲力亲为的事情就不会花钱做。节流也直接体现在了员工的薪资水平上。据悉,目前百度给出的薪资略低于大厂的平均薪资水平,而现在进百度的人大多是抱着镀金的心态。“百度薪资和后续的业务发展,目前在市场上不是很有竞争力。”

之前传出阿里、腾讯要收购爱奇艺的消息时,路透也分析认为,百度之所以想要出手爱奇艺的股份,是因为公司重点已经转向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,而这些业务都需要大量的前期投资。

“有限的现金流反过来使百度无法放开手脚寻找新的增长点。这个时候,百度内部又会出现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之间的博弈,直接表现还是高管洗牌。”冯敏表示。

同时,移动化基础的不足,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百度人工智能的发展。大厂们在初期对于新技术大多会选择先在自己现有业务上进行探索,不仅是对现有业务的改进,也是对自家新技术的一种宣传。腾讯、阿里在人工智能上的思路也是如此,而百度可依仗的相对来说就比较少,需要更多地在现有移动基础之外创造新的场景。

DuerOS 语音助手是目前百度 AI 商业化落地里比较好的探索,作为战略性业务的小度科技也获得了独立融资。百度 Q3 财报显示,9 月,小度助手第一方硬件设备月语音交互次数达到 27 亿次,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 65%;小度助手月语音交互总次数达 53 亿次。小度助手技能商店的开发者数量规模达到了 4.5 万名。这是百度人工智能目前落地中,离用户最近的应用场景。

但看重人工智能的公司也不只是百度,各大公司都早已在这个赛道上有所布局,也在尝试做浅层应用的探索。

从搜索到人工智能,李彦宏的描述也从具象变得抽象了:搜索是让人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,而人工智能是为了让复杂的世界变简单。从这个表述上看,百度似乎又离用户远了一些。


文章标题:百度不需要用户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souxiaowl.com/article3/205.html
联系我们
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
电话咨询:18855106346
E-mail:18855106346@163.com
合肥市蜀山区高新技术开发区科学大道浙商大厦A座6楼
电话咨询
在线留言
扫一扫

扫一扫

全国免费服务热线
18855106346

返回顶部